分论坛 > 厦门 > 新闻动态
依托专业认证推进专业建设水平
2020-09-25 阅读量:529 小字

2016年6月2日中国成为第18个《华盛顿协议》正式成员,这意味着通过认证的中国大陆工程专业本科学位会得到该协议所有正式成员的承认,这对于中国工程技术领域应对国际竞争、走向世界具有重要意义。

以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为代表的专业审核、评估、认证等工作,成为高校教学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专业认证要求进行材料整理,需要高校工作者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精力。是否每个工科类专业都应该按照专业认证标准开展专业建设呢?针对这个论题,CCF YOCSEF厦门分论坛于2020年9月20日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厦门数据智能研究院举办了主题为“专业认证是否应该成为衡量专业建设的公认标准”(编号:CCF-YO-20-XM-2FV)论坛活动。本次论坛活动执行主席为CCF-YOCSEF厦门AC洪朝群、蔡志猛,活动邀请了浙江师范大学校团委副书记、计算机系党支部书记彭浩,厦门城市职业学院副院长、工程认证计算机专委会委员陈旭辉,集美大学计算机工程学院副院长刘年生作为引导嘉宾,参加此次论坛的还有YOCSEF厦门AC游政贤、王宁、王田、邱涛、郝关兵、吕文超等,线上线下近百人。

会议过程中引导嘉宾同线下线上参会人员积极互动,论坛围绕专业认证必要性、重要性、可持续性相关话题展开激烈辩论。嘉宾们就专业认证中出现的诸多问题诸如认证流程、过程考核、企业对接等相关方面进行充分交流。

1

首先引导嘉宾就“根据认证要求进行课程材料的整理,是否是推进课程建设的必要工作内容”、“课程材料、认证报告是否能真正体现课程建设和专业建设水平”、“由于认证标准和要求不断变化,为了完成认证工作,以往的课程材料必然要进行修改,这个过程是否合理”这三个议题依次进行了引导发言。

彭浩教授首先进行线上发言,肯定了工程认证有助于专业建设水平的提升,目前他也在积极推进工程教育专业认证的工作。彭教授还围绕工程认证准备初心、过程、结果、体会作了具体分享。

陈旭辉教授现场发言表示,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并不单纯是专业教育水平的反映,通过认证的不一定比没通过的教育水平高。实际上每个学校的专业认证是个自举证、自查验的过程,主要是通过认证后能够达到工程教育认证对于自身培养目标的培养要求。

2


集美大学刘年生的线上引导发言认为,认证可以转变教学理念、规范教学过程。但是由于存在功利性,材料进行包装不可避免。应该注意材料整理的重新调整并不是进行造假,而是对现有内容的优化。

在思辨环节,执行主席厦门理工学院洪朝群提出,由于认证的标准和要求还在调整中,目前正在进行的工作往往反映的是多年前的专业建设情况,中间的时间差无法正确反映当前的教学水平。陈旭辉持否定意见,正常的认证流程应该是专业认可认证的理念,然后按照认证的要求进行一段时间的建设,再来申请认证。但是由于认证工作存在一定的功利性,导致各个专业为了尽快完成认证,会对以往的材料进行加工。因此,认证本身没有问题,但是进行认证的工作过程,现在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厦门华厦学院王宁针对第二个论题提出,层次较低的学校在进行认证的时候,工作更不好展开。陈旭辉认为,层次较低的学校确实有可能更用心地准备认证材料。但是这些学校需要大胆走出自己的特色,避免与其他学校的材料同质化。中科院计算所邱涛认为,对于应用型的院校,可以让企业参与到专业的建设,由企业直接对学生进行授课,培养针对企业需求的专业人才。

3

随后,参会人员针对两个开放论题,“是否有其他方式能更好地推进专业建设?”和“在新时代的背景下,是否可以提出中国特色的认证标准?”展开自由思辨。

关于企业如何看待工程认证,是否有其他更好的方式推进专业建设?小快网络游政贤强调了专业认证在企业招聘中的重要性,相当于给学生多了一块敲门砖,同时专业认证过程让企业参与,能更更大程度的发挥出学校培养更符合企业需求的人才。其善教育郝关兵从微观和宏观的角度来看待工程教育认证的问题,从宏观角度,规范的、体系化的工程教育认证既能够保证能力和状态相对落后的学生得到必要的学习成长,同时也对过于个性化的教师和教学体验提供相对统一和标准的教学要求,确实是必要和有利的,但是从微观角度看,对于参与评审的教师和相对优秀的教师而言,工程教育认证会增加不少的工作负担,特别是一些相对流程化而繁琐的工作任务确实会增加个别教师的工作量。目前企业对工程认证了解较少、参与度也不够。陈旭辉则表示不完全是,认证协会要求目前企业的参与是非常深入的,但是企业在专业建设上对认证的参与确实存在不足,只是在培养目标等方面提出意见。他认为,企业应该更多地在课程建设上参与专业工作。

4

华侨大学王田针对认证标准提出,认证工作确实比较繁琐,是否可能在现有标准上进行一些变化?陈旭辉指出,《华盛顿协议》目前已经有三十多个国家加入,很多是欧美发达国家和地区都是在《华盛顿协议》的框架下提出的认证,因此,中国的认证标准,也不应该跳出华盛顿协议的框架,但是在这个框架下,具体的工作方式可以走出自己的特色。

5

最后结合嘉宾和参会的意见,认为认证工作的初心是好的,也能反映出教学中的一些问题。专业认证帮助高校专业点建立健全高效的学生培养目标达成的教学管理体系有助于促进我国工程教育的改革,加强工程实践教育,进一步提高工程教育的质量,吸引企业界的广泛参与,进一步密切工程教育与产业界的联系,提高工程教育人才培养对产业的适应性,按照认证标准和要求开展工作,能够推进专业建设。但是认证工作中的急功近利、材料包装等问题,需要进行改进。特别是要尽力避免“为了认证而认证”的趋势,像科研“破四唯”一样,反对“唯认证”的做法。


热门动态
2018-06-29
2018年6月23日,由CCF YOCSEF厦门主办,帮邦行(蓝海科技)、腾...
2017-07-23
2017年7月19日,由CCF YOCSEF厦门主办,福建省工业文化协会、厦...
2018-11-05
11月4日早上9点,主题为“人才留‘厦’,还是不留‘厦’”的CCF ...
2020-09-25
2016年6月2日中国成为第18个《华盛顿协议》正式成员,这意味着通...
2018-06-05
2018年6月1日(星期五),由CCF YOCSEF(厦门)主办,华侨...
2014-09-17
中国计算机学会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厦门分论坛 CCF Young Compu...
2018-04-17
2018年4月12日下午,CCF YOCSEF厦门特别论坛“从智能制造到工业...
2020-10-23
Chinagraph2020暨CNCC图形学专场 技术论坛9从虚拟现实到数字孪生...
2020-11-22
CF YOCSEF厦门-走进浪潮,深探“云+数+AI”       中国计算机学...
2021-04-19
边缘计算环境下的群智感知技术助力城市治理 章鱼的每个触手都有...
CCF聚焦
会员权益
会员故事
会员荣誉
入会流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