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 YOCSEF哈尔滨成功举办观点论坛“面对技术封锁,计算机人如何点燃未来灯塔?”
2020-10-28 阅读量:829 小字

在‘灯塔’的照耀下,整个世界都加快了脚步,今天技术与经济的繁荣与欧美当年的技术灯塔作用是分不开的”,华为任正非说:“华为也想点燃5G这个‘灯塔’,但刚刚擦燃‘火柴’,美国就一个‘大棒’打下来,把我们打昏了”。当前,美国在基础软件、大型工业软件、芯片等领域断供高技术设备、关键零部件和软件,禁止中国留学生进入美国学习或从事研究,限制技术输出,阻碍中国高新技术的进步。作为计算机人,如何正确认识技术封锁——技术封锁对我国科技到底是发展的阻力,还是动力?面对当下和未来,计算机人努力的方向和追求的技术灯塔在哪里?计算机人究竟该砥砺前行奔向未来技术灯塔,还是弯道追赶解锁目前的卡脖子?

基于以上问题,2020年10月18日CCF YOCSEF哈尔滨成功举办了“面对封锁,计算机人如何点燃未来灯塔?”的观点论坛,执行主席为CCF YOCSEF哈尔滨AC委员王克朝和宋洪涛。本次论坛特别邀请了苏州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付国宏教授和北京烁科精微电子装备有限公司设计部高级总监费玖海高级工程师作为引导嘉宾。

在引导发言环节,付国宏教授进行了题为《漫谈灯塔》的发言。付教授首先介绍了中美贸易战的历史背景、根本原因和实质内容,指出计算机人要理性认识技术封锁;随后阐述了灯塔的概念,认为必须要认识到点亮技术灯塔的重要性;进而探讨了在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时,如何突破这些技术壁垒,付教授从投资、市场、科研、教育等方面介绍了自己的观点;付教授最后提出,根据汤浅现象,科技中心的地域转移已经经历了5个阶段,希望下一个阶段的转移目的地是我们国家。

1

第二位嘉宾费玖海高级工程师进行了题为《半导体设备的国产化是信息化时代强国的必经之路》的发言,他从自身的工作经历、体会出发,探讨了中国半导体设备行业发展现状及发展前景。首先介绍了在第四次工业革命背景下半导体技术的具体内容、重要作用、应用前景和市场份额;接着描述了在《瓦森纳协定》下,西方国家对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技术封锁现状,以及在国家多年的培育和项目支持下,国产半导体设备取得的进展,包括光刻机、刻蚀设备、薄膜生长设备等;最后指出国内半导体设备行业挑战与机遇并存,需要设定科学有效的方案来解决研发投入有限、高端人才不足等问题。

接着,论坛进入了思辨环节,论坛设置了“技术封锁对我国科技到底是发展的阻力,还是动力?”“面对当下和未来,计算机人努力的方向和追求的技术灯塔在哪里?”“计算机人究竟该砥砺前行奔向未来技术灯塔,还是弯道追赶解锁目前的卡脖子?”三个议题。线下和线上的与会人员就三个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和深入辩论。

针对议题一“技术封锁对我国科技到底是发展的阻力,还是动力?”,有人认为技术封锁对于我们来说是阻力,有人则认为还是动力多一些。看到阻力的,是认为当前我们的基础科学研究还没有到质变和超越的阶段,现在的封锁只会延迟质变的到来;看到动力的,则是基于我国科研人员在压力和封锁之下表现出惊人的创造力(例如两弹一星)做出的推断。也有嘉宾指出,到底是阻力还是动力,这不应该是一个单选题,既是阻力也是动力,更重要的是,这可能是我们一个很好的发展机遇。

进一步,有嘉宾提出,我国科技的发展,需要两方面的条件。一是在经济上要满足条件,包括内部的良性经济发展和外部的经济氛围,在这个时机下对阻力还是动力这个问题有更多思考;二是要想点亮“灯塔”就需要有技术,没有技术就没有点亮的能力。伴随着技术和工业的发展,我们国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补足了原本缺少的要掌握的技术以及要积累的各种要素。因此时机是非常重要的。

针对议题二“面对当下和未来,计算机人努力的方向和追求的技术灯塔在哪里?”,大家踊跃分享了自己观点,认为从大的范围来看,技术灯塔应该包括下一代计算机技术、理论、计算方法,也包括下一代的通信理论、通信技术、通信方法,高校的科研工作应该追求基础研究而不是应用研究。如果总是做应用,等到应用做大以后,还是会被卡脖子。

有人则进一步分析了灯塔的特点,为自主创新提供启示。灯塔具有位于海岸前沿、岸基坚固、建筑高大、亮度高、功能为引领航向的特点。建设“灯塔”要求在自主创新方面采取聚焦前沿新兴产业、夯实基础理论研究、上升到国家战略层次、加强创新人才培养、改革创新评价体系等实际举措。

也有人强调基础的重要性,认为灯塔的具体情况,从技术角度是不太可能预测的,只可能是面向未来选择几个方面或者角度进行重点突破,因此基础才是根本,如果把基础做好了,未来灯塔在哪儿建、什么时候建,就会变得更加简单;基础打好了,建起的可能不是一个灯塔,而是很多灯塔。

针对议题三“计算机人究竟该砥砺前行奔向未来技术灯塔,还是弯道追赶解锁目前的卡脖子?”,有人指出,这一议题的选择并不是二元对立的,国家已经发展到这一层次,完全可以并行工作、有分工:对于卡脖子问题,可以通过让最关键核心的产业技术形成内循环,主体由公司和科研院所联合起来去做;而把灯塔理解为未来的制高点,由高校来做有理想、有情怀的基础研究。

通过前面的思辨和讨论,大家都感觉了到本次论坛带给大家的一个新思维:之前大家讨论最多的都是如何解决卡脖子的问题,但是在本次论坛上,我们却在关注灯塔而不是眼前的卡脖子!这启发我们打破思维的惯性,把眼光放得更长远,发出自己的声音,呼吁在政策支持和科研价值导向上为灯塔问题的解决提供必要的支撑。有嘉宾则进一步指出,在被卡脖子时,任何人都会下意识地进行挣扎、有所作为;反而是在“奔向灯塔砥砺前行”方面,无论是从顶层还是从教育和文化的传承来讲,都需要做一些设计和计划。否则没有计划、没有动力,很难看到这方面的自主行为。

最后,YOCSEF哈尔滨副主席张伟男做了论坛总结:付国宏教授是从宏观上总扩,费玖海高级工程师是从半导体行业发展及国产化的条件和具体案例方面进行分析,把议题从计算机人的角度,投射到具体案例上。三个思辨点议题,一和三基本上是选择题,但与会嘉宾更赞同的是:弱者才选择,强者都要兼顾。当前,无论我们面临什么阻力,我们都要化阻力为动力,既要奔向灯塔、又要脚踏实地解决卡脖子问题。同时,更希望能像张钹院士回应任正非时所说,我们要造新灯塔,照亮新航道。最后,执行主席代表哈尔滨分论坛,感谢各位线上以及线下的嘉宾、观众对本次技术论坛的支持。

2

CCF聚焦
会员权益
会员故事
会员荣誉
入会流程
返回顶部